您的位置:首页  »  沉迷于大嫂的丰乳肥臀
沉迷于大嫂的丰乳肥臀

我点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转头望向躺在我身旁的大嫂,大嫂的喘息还未平,脸色潮红,闭着双眼, 一副满足的表情,细密的汗珠布满全身,坚挺饱满的双乳随着喘息微微蠕动,乳头依旧骄傲的挺立着。洁白的身 躯依偎着我,一只大腿架在我的腿上,想起刚刚这个丰满的女人在我的身下辗转迎合,呻吟喘息,内心便有着一 种征服感。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内疚。 

  这几个月来,每次和大嫂激情过后,疯狂性爱的爽快让自己满足不已,可内疚也随之在内心发芽成长,不知 如何是好!每次结束后,我想这该是最后一次了吧,以后再也不要沉迷,对不起妻子孩子,也同样对不起老大。 可是每次跟大嫂一碰面,看到她丰满的身体,那饱满的乳房与挺翘的臀部,总是情不自禁急不可耐的便动手剥去 她的衣服,然后狠狠的插入,满足着自己的欲望。我知道我已经沉迷在大嫂的肉体里,在她身上所得到的性爱感 受,不曾在妻子身上有过,所以只要一见到大嫂,所谓的道德制约便被我抛在了九霄云外,唯一想做的就是在大 嫂的身上驰骋冲刺,无有例外。 

  大嫂并不是我真的大嫂,而是我结拜兄弟老大的妻子,老大因为犯事,被判了5年,在老大进去那天我们几 兄弟对老大说让他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来,不要担心家里,我们会好好照顾大嫂和孩子的。天地良心, 当初说这个话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我从没有想过在后面的日子里,我真的是在好好的照顾大嫂——在床上好好 照顾着。 

  出轨偷情自然是很刺激很诱惑人的,我相信,只要条件允许,任何人都无法拒绝那种诱惑,无论男人女人, 可是偷情的对象很重要,如果只是网友或者并不熟悉的良家少妇,操完后,提上裤子走人,一点负担都没有,可 是如果对象是认识的人,甚至是朋友的妻子,当你在她的身体上爽快后,内心总是会涌出一些内疚与不安的。而 我就一直这么循环往复,忍不住干大嫂,干好之后又自责。 

  我知道我的行为很让人不齿,可是,有时候诱惑总是无法抵抗,更何况是一个单身的成熟性感的人妻。大嫂 名叫俪萍,其实并没有多漂亮,而且还稍稍显得有点胖,但皮肤又白又嫩,尤其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很好看。而女人在三十多岁时的微胖其实使得她更加的丰满,而俪萍是职场女性,总是一身女性的职业套装,便 使得她看起来更加的前凸后凹,性感诱惑。原本就很肥硕的臀部在短裙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的饱满挺翘,坚挺丰满 的双乳在衬衫或T恤的下更加的呼之欲出。而我终于在最后一刻忍耐不住,跟她的这一身打扮有很大关系。自从 老大进去后,因为我们原本住的很近,所以平时俪萍家里有什么事就会第一个想到叫我帮忙,换个煤气换个灯泡 ,买一点繁重的生活用品,有时候她太忙,我便会帮忙去把她家孩子接回来,所以我与俪萍的会面是很经常性的 ,正是见面的次数太频繁了,所以有些事就不可阻挡的发生了。 

  我相信在最初,我们俩人谁也不会想到后来会发生这种事情,而随着俩人见面次数的增加,相互说话的机会 就多,有时候在她家帮好忙,她倒杯茶给我,我们俩人便会坐下来聊聊天,聊着聊着,俪萍总会提起老大,想想 自己现在的处境、生活,便会忍不住流泪。女人的眼泪永远是软化男人的终极武器,每次看到她泫然欲泣,一副 可怜又幽怨的神情,内心总是充满了同情和怜惜的,递个纸巾给她,帮她擦擦眼泪,或许是这些温柔细致的行为 也同样软化了俪萍的防线,有几次她心里难受,一双含泪的眼眸温柔的望着我问:“能借你的肩膀靠靠吗?”此 时此刻,我又怎能忍心拒绝一个伤心女人的依靠。我点了点头,俪萍便温柔的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而这个行为 ,我后来想想,真的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因为只有当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心的距离近了,女人才愿意做出这样 的行为,而心的距离近了,肉体的距离也就不远了。 

  就有那么几次,当俪萍将头靠在我的肩膀,我低头看去,便看到了一幕几乎让我流鼻血的美景。俪萍衬衫的 上面两个钮扣未扣,从领子往里望去,能看到一大片洁白又丰满的乳房,甚至能隐约看到稍稍露在外面的乳晕和 乳头,闻着她清香的女人气息,胳膊感受着她双乳的饱满和弹性,眼睛又看到了洁白的胸,这是多让人无法抵抗 的诱惑啊。一个男人在那时候起了正常反应,而这个反应又正好让靠在肩膀的女人看到,于是,整个房间便充斥 了一种叫暧昧的味道。有那么几次,我看到俪萍忽然之间脸色发红,呼吸急促了起来,我们都意识到了当时的尴 尬,一种冲动在发芽,不过道德约束的力量还是巨大的,那时我们都很克制着自己,没有走出那一步,我相信在 那几次相依偎的时候,有一个人稍微主动一下,那么我们可能更早的就滚了床单。 

  可是最终,我们理智的克制依然无法抵挡膨胀的欲望。 

  于是慢慢的,我的心里便多了俪萍的影子!我知道,这无关男女之情,因为我每每想到她的时候,总是想着 她那饱满的臀部,丰满的乳房,想着那几天看到她胸前的美景,我甚至慢慢想象如果将她的衣服全部脱去,那会 是多么诱惑迷人的身体啊?在那几天,我跟妻子性爱的时候,我把妻子当成了她! 

  发展到这一步,除了道德谴责外,一切都已经是顺乎自然了。 

  事情发生在去年的7月的一天,妻子已经带着儿子回娘家过暑假。七八月是雷雨天气的多发季节,而这一天 ,正是雷雨天气的一个晚上,屋外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我在屋内电脑上浏览性吧,因为有半个多月没有性生活 吗,此刻正看的性欲如潮,正准备撸一发解决,一个电话打来,一看,是俪萍的,我立马接了起来。 

  “喂!你现在在哪里啊?能来一趟我家吗?刚刚一个闪电,我家跳闸了,现在没电了!” 

  “好的,我马上过来!” 

  我随手套了件T恤,拿起车钥匙便驱车来到俪萍家小区,现在小区的停车位很紧张,我在离她家蛮远的地方 才停好车,然后跑向她家,因为雨太大,不一会,几乎全身淋湿,在她家楼下,我用手机开着手电找到她家的总 闸,然后将开关开启,便上楼敲门。过了好一会,俪萍才来开门。看到俪萍的样子,我一下子呆在那里,下体立 刻仿佛有一团火似的熊熊燃烧。俪萍穿着一件吊带薄纱连衣裙,要命的是这条连衣裙实在有点薄,更要命的是我 直接能从连衣裙外看出她没戴胸罩,在门口灯光的映射下,那一双饱满挺翘的乳房轮廓隐隐约约,两个乳头清晰 的凸起着。我脑子里的念头飞快而杂乱:“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勾引我暗示我吗?不然怎么穿成这副样子啊? 在别的男人面前穿成这样难道不是为了勾引他吗?……” 

  “你这么快啊?已经来电了!!”俪萍看我像个落汤鸡似的,“快进来擦擦,怎么淋的这么湿?” 

  我走进她家,俪萍转身向洗手间走去:“我去帮你拿毛巾!”我看到她右脚一拐一拐的,忙上去扶住她问: “脚怎么了?” 

  俪萍转头望我一眼,苦笑一下:“刚不小心扭了一下!” 

  “那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扭的不严重,没事的!” 

  “你确定?我看还是到医院去拍个片看看骨头有没有事,保险一点!” 

  俪萍笑着摇头:“真的没事,我有分寸的,就轻轻的扭了一下,现在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疼了!” 

  既然看她这么确定,我也就不坚持了,可是当我从对她的关心上移开注意力时,我的内心就立刻澎湃起来了 。我一手握住她的胳膊,一手扶住她的腰站在她的侧面,洁白圆润的肩就在眼前,那饱满坚挺的乳房此刻更是大 半个从连衣裙里面透露出来,我心跳开始加速,嘴唇干燥,下腹的那团火又开始熊熊欲燃。 

  当我还未回过神来,我们已经走到了洗手间,俪萍从毛巾架拿下一条粉色毛巾转过身来帮我擦拭,我怔怔的 看着她,她的脸色也有些微红,我目光下移,因为随着她手臂的摆动,那一双饱满的乳房在薄纱连衣裙里轻轻摆 动,尤其是那两个乳头,此刻仿佛比刚才更加的凸起,犹如两个樱桃。我口干舌燥,下体早已勃起。 

  气氛早已变的不一样了,事实上到这个时候,我已经可以完全不用再怀疑,面前的这个丰满性感的女人已经 唾手可得,只是内心还是被道德枷锁所制约。俪萍开始帮我擦拭手臂上的雨水,我相信她已经看到了我下体早已 犹如一个帐篷似的高高支起着,因为我穿的是运动短裤,更加无法掩盖,阴茎一柱擎天。俪萍似乎怔了一下,擦 拭的动作慢了下来。我看着她,虽然她低着头,但是我还是能看清楚她的目光所及正是我支起的下体。俪萍忽然 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我,那目光中所含的情意,让人完全无法抵挡,有点含羞,又有点期盼,同时也含有火热的欲 望。三十多的女人毕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那么久了,身体同样渴望男人的滋润。 

  此刻我的心里真的是天人交战,一方面是家庭的责任,一方面是兄弟的义气,可是此时此刻,这么一个尤物 就在眼前,仿佛熟透的苹果就只等待着我去采摘了,那对视的几十秒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几度想拥她入怀, 却又几度克制了自己。这种煎熬让我浑身燥热难受,不知如何是好。 

  有时候人无法做决定了,老天会帮你做决定,就在这时,一个响雷突兀的响在耳边,犹如敲在心上,然后眼 前一黑,电闸又跳了。俪萍“啊”的一声,一把扑入我的怀里。顿时感到怀里的柔软与弹性,那一双坚挺的乳房 紧紧的顶在我的胸口。这算是天意?或许吧,可谁又知道俪萍的投怀送抱不是她故意为之呢? 

  当我搂着俪萍柔滑弹性的身体时,什么道德责任,什么兄弟妻之类的念头已经都不复存在了。我顺势搂着俪 萍,低下头,寻找着她的嘴。俪萍的头微微抬起,柔软的嘴唇已经和我的嘴碰在了一起,我张口一把含住,舌头 便伸了过去。毫无阻碍,俪萍早已张开嘴迎接着我,我将舌头送入,一条温软湿滑的舌头迎上,然后纠缠在一起 。或许黑暗给了我们俩人胆量吧,我们吻在一起的嘴“啧啧”有声,我的双手也不闲着,在她背后抚摸了几下, 便探到她胸前,攀上了那一对丰满挺拔的乳房。 

  “啊!”在我的双手握住俪萍的双乳时,俪萍嘴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俪萍的乳房真的很大,一个手都 感觉无法完全掌握,手掌揉捏着,她早已硬起的乳头在我的掌心摩擦,乳头大概是大部分女性比较敏感的部位, 我一边揉捏双乳,手指不时的在她的乳头上滑过,这时俪萍的身体会轻轻一抖,嘴中“啊”的一声呻吟,但是她 的嘴被我完全吻住,所以每次的那一声“啊”总是突然而止。 

  我手探到她的裙子下摆,将裙摆撩起,往上一托,俪萍很配合的将双臂举起,连衣裙顺利的被脱下,屋外的 闪电时不时的闪现,在那刹那的瞬间,我看到了俪萍丰满而白皙的身体,两个奶子骄傲的挺在胸前,一点都没下 垂,此刻我的阴茎坚硬如铁,只想着插入俪萍的身体,我将她身子扳过背对着我,一把扯下她白色的内裤,一手 扶着高高翘起的阴茎顶上她的下体。手掌触处,早已一片潮湿。俪萍摆正了下位置,将阴道口对着我的阴茎,我 腰部一抬,用力一顶,整个阴茎没入了俪萍的身体。 

  “啊!--” 

  “啊!--” 

  俩人同时满足的呻吟出声,那湿滑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阴茎,温暖又湿润,我刚一插入,便狠狠的冲刺了起来 。俪萍双手撑在梳洗台上,微弯着腰,臀部随着我的每次抽插,迎合着,我双手往前伸去,一把抓住两个垂着的 奶子,狠狠的揉捏着。此时此刻我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想把身体里的浴火倾泻而出,所以我不停的抽插着, 一停不停,毕竟我也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女人了,体内的邪火可想而知。俪萍的口中一直随着我的猛力抽插而“ 啊,啊”的喊着,我相信此刻的她同样需要发泄,而我这次的表现意料之外的好,阴茎勃起的硬度好像在这段时 间从来没有这么硬过。这种后入式,女人的双腿因为并未分开,所以男人的阴茎会感觉到紧密,而且俪萍大概也 因为饥渴的原因,我的阴茎感觉到她的阴道会一缩一缩,我一停不停的抽插着,室内俪萍“啊啊”的呻吟响着, 两个人肌肤的碰撞也“啪啪”的伴随着,屋外偶尔一道闪电划过,然后雷鸣声声,一切默契而自然,没有多余的 镜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下体一阵酥麻,要射了!我加快了力度,终于精管大开,我低吼一声,紧紧的顶在俪萍 的臀部,每一次射出,我都不禁的一阵耸动,将精液全部射入了俪萍的体内。随着我每一次的射入,我发现俪萍 的身体也一阵阵的抽搐着,当精液全部射出,我一阵无力,轻轻靠在俪萍的背上,双手交叉握住她的乳房,两个 人不停的喘息着。 

  喘息慢慢平息,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又有什么可说的?屋外暴雨慢慢过去, 偶尔的一次闪电雷声也已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雨水转小,屋内格外的静,我的阴茎已经疲软的滑出俪萍的阴道 ,冲动过后,理智便会慢慢的回归。可是此时已成定局,多想徒增内疚与羞愧。我想说点什么,可依旧不知道该 说什么好,怀中丰满的女人依在,柔软的身体,光滑的肌肤,丰满的乳房,挺翘的屁股,一切都那么真实。 

  俪萍忽然轻轻说道:“你还不放开我吗?我手都酸了,脚都麻了!” 

  我一阵羞惭,松开俪萍的身子,往后走了两步。黑暗中,看到俪萍往边上走去,摸索着什么。 

  “怎么了?要找什么东西吗?” 

  俪萍的声音依旧轻轻的:“我冲一下,都流出来了!” 

  都流出来了——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都流出来了,听到这句话,我莫名其妙的脑子一热,是啊,我刚刚不 仅干了这个女人,而且全部射入了她体内。我忽然一伸手,将俪萍拉入怀中,然后狠狠的吻在她的嘴上,这一次 我吻的很用力,抱的也很用力,恨不能将她揉入体内,我把她的舌头吸在口中,用力的吮吸着。俪萍嘴里“嗯嗯 ”着,任我品尝着她的丁香软舌,我们吻的是那么用力那么投入,一直到两个人几乎都喘不过气来才松开,刚刚 平息的喘息声又再响起,俪萍奇怪的问:“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抱你,就是想吻你了!” 

  俪萍将头靠在我的肩膀,沉默了一会才问:“你后悔吗?” 

  我毫不犹豫的摇摇头:“我心里有内疚,有羞愧,但我真的不后悔!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好,但是我真的忍不 住了!你知道吗,这一段时间以来,我脑子里都是你!每天都想着你!” 

  俪萍轻轻一笑:“想着干我啊?” 

  我一呆,从俪萍口中说出这么一句话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坦白讲我这段时间想着她确实是想着操她,可是 此刻我怎么可能如此回答呢?我假装生气,将她推离我的怀抱,说:“你把我当什么人呢?对,没错,我也确实 一直想着跟你做爱,但是,这半年多来,我每次到你这,看到你,我们尽管每次相处的时间都很短,但是…… 但是我的心里面对你,又是同情又是怜惜,我心里一直关心着你,只要你有什么事,我一般都是放下手里的事情 马上过来,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反正……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先走了, 以后有什么还是打给我,我还是会来帮忙的……”我转身欲走,俪萍一把拉住我,在我的嘴上轻轻一吻,笑了 起来:“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开个玩笑都不行!”她又嘻嘻笑了几下,然后凑到我的耳朵边说:“我也经常想 着你呢,想着你来干我!”俪萍的这种性格确实是我没想到的,但是听到这种事情在她的嘴里这么调笑般的说出 来,我的心里倒也忽然轻松了不少,然后嘻皮笑脸的问:“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早动手,你早就被我上了?” 

  “对啊,谁知道你是个胆小鬼!那么多机会你都不下手!” 

  我在心里暗骂我一句,故意叹了口气:“所以今天你看我还没下手,就故意投怀送抱来勾引我了?” 

  俪萍打了我一下:“谁勾引你啊?我是真怕打雷闪电的!那个雷太响了,所以我……所以我……!哪想 到你个坏蛋就乘人之危了!” 

  我叹了一口气,坦白讲,俪萍的投怀送抱先不去说她是否故意,如果接下来没有电闸的跳闸,屋内漆黑一片 ,谁都看不见谁,接下来我会怎么做还真是难说。 

  “叹什么气啊?怎么不说话了?”俪萍不依不饶的。 

  “如果今天不是突然没电了,我恐怕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这样!” 

  俪萍又笑了笑:“如果你再没有胆子的话,我只能勾引你了!” 

  “好啊,你终于承认了,你原本就想勾引我的对不对?”我的心里忽然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的轻松, 俪萍在和我做爱后的这种态度,这种话语,确实我没有想到的,原本上了兄弟的老婆,心里确实有一种内疚和自 责,但是女方的这种心态,让我觉得推掉了很多的责任,这种念头甚是无耻,可是我的内心确实轻松了不少。 

  “鸿,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生理需要,这半年来,我过的很辛苦,真的需要发泄,如果我们没有发 生这种事,我也真的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和别的男人这样!”俪萍搂着我的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又说:“自从 他出事后,这段时间以来,身边想把我弄上床的男人大有人在。但是我对他们都没有感觉,他们的心里除了跟我 上床就没有别的了,只有你不同,我知道,你对我是真的关心,我有事你总是第一个出现在我的身边来帮我,虽 然……嘿嘿……你也想着跟我滚床单呢!”俪萍起先挺幽怨的说了一大段,我的心里不免对她充满了怜爱, 毕竟这个女人跟我已经发生了性关系,可是忽然话锋一转,猛地蹦出这么一句,我真是哭笑不得,正不知道说什 么好,她忽然又一本正经的说:“鸿,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会有内疚自责的想法,其实真的不需要。因为今天这个 事原本就是我心里想要的,因为就算不是跟你,迟早会有个别的男人。我想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家人,对不 对?”我被俪萍的话锋弄的真是不知所措,不过我心里也终于明白这个女人的用心,或许这些都是她的真话,她 和我做爱只不过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但是她如此说话,只不过是让我不要有心理负担。 

  刹那间,我对怀里的这个女人充满了感激、怜惜,这是多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不仅把自己交给了我, 还把所有的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一刻其实我的心里更加的内疚起来。我说不出一句话来,更紧的抱住了怀 中的女人,感受着她光滑的肉体在我怀中的温度。 

  “好了,你去把电闸打开,我要冲一冲,都流到脚脖子上啦!”俪萍古灵精怪的说道。 

  我嘿嘿一笑,套了运动短裤,打开手机灯光,光着身子跑到楼下,将电闸开关开启,然后又急忙跑回房内, 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我走进一看,一个雪白的身体正在淋浴,刚刚漆黑一片,仅仅凭着闪电的刹那光亮 感觉一下那一个肉体的性感,此刻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我从侧面如此清晰的看到了那个女人赤裸裸的身体。乳房 如此丰满,乳尖部微微向上挺起,没有一点下垂,臀部饱满而肥硕,腹部虽然赘肉不多,但是毕竟也已不再平坦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这个女人的整体美观,清水在她的白皙的肌肤上流淌着,更加充满了诱惑,想起刚刚占有了 这个女人,心里不免有些火热,但是刚刚的那一次性爱,我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欲望,却没好好的享受,我想, 接下去的日子,我要好好享受这个女人并且让她也同样享受到性爱的欢乐。 

  我脱下自己的裤子,向她走去,她回头朝我一笑,那并不惊艳美貌的脸上焕发出无限的光彩,那么迷人,我 走到她身后,双手从她腋下穿过,交叉着握住了她的两个坚挺的乳房。温热的水同时冲在我们身上。此刻眼中可 以所见,身体可以感受俪萍在自己的怀中,心里很是满足。我双手轻轻揉捏着她的双乳,嘴唇在她的肩膀、脖子 、耳边轻轻的吻着,俪萍转过头来,迎着我的嘴,与我亲吻在一起。此时此刻,我们的动作是轻柔的,一切都是 那么的温柔而宁静。 

  “我帮你冲一下吧!”俪萍离开我的怀抱,取下淋浴花洒,帮我冲洗,还没冲洗几下,忽然看到她调皮的一 笑,手一转,水便喷下我的下体。我微笑的看着她,她笑眯眯的望着我,蹲下身子,一手拿着花洒继续喷着,一 手握住了我的阴茎,她用手轻轻的捋了几下,张开口,一把含住了我的阴茎。 

  “啊!”在阴茎被含入口中的那一刻,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整个阴茎被含入口中,温暖而滑润,俪萍含住 后轻轻吮吸了一下,然后头开始前后摆动,用嘴套弄起来。 

  看的出来俪萍肯定是有口活经验的,阴茎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完全没有齿感,俪萍的嘴唇较厚,此刻含住 阴茎更加能感受到口交的舒适,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俪萍的嘴中一进一出,这一幕的刺激相当的大,尽管刚 刚的性爱过去并不很久,可是此刻阴茎却又慢慢的硬了起来。俪萍含着我的阴茎不时的吞吐几下,然后含住龟头 ,用力的吮吸着,用舌尖在龟头上迅速的舔动,再含入口中吞吐,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已经坚硬的高挺了起来。 这使我也相当的吃惊,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现在一般在性爱后很难如此短的时间再勃起,一晚上两三次的性 爱早已成为了过去式。可是此刻,这个丰满的女人用她的嘴让我的阴茎又迅速无比的坚挺了起来,真是羡慕老大 ,有个口技如此出众的老婆,而此刻,却是我在享受着这个人妻的高超口技,这种享受,我从来不曾在自己妻子 那有过。 

  老婆抬眼,笑眯眯的望着我,左手握着阴茎微微抬起,又轻轻的含住了睾丸,轻轻吮吸两下,再含住另外一 个,左手轻轻的套弄阴茎,她的动作是那么轻柔而温和,但是给予我的刺激快感却又那么的强烈。我一手抚摸着 俪萍光滑弹性的脸:“想要你了!”俪萍顺从的站了起来,然后转过身,扶着墙壁,将屁股对着我,转过头,媚 眼如丝:“来吧!” 

  我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笑着摇了摇头,将她拉起,然后两手横抱,走出洗手间。 

  “干嘛?”俪萍问。 

  我抱着她走向沙发,将她横放,抚摸她的面颊,很温柔的说:“我不能只顾着自己快活,我要让你很快乐很 快乐!” 

  都是成年人,俪萍理解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 

  我从她的额头开始慢慢吻起,犹如蜻蜓点水,慢慢往下移动,双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游动着抚摸着,当我开 始用舌头在她的乳头边上打圈然后猛地舔弄乳头时,俪萍的喘息开始急促了起来,不时的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乳房依然是那么饱满而富有弹性,乳头早已骄傲的挺立着。我用舌尖舔动着,手指拨弄着,俪萍的呻吟喘息也越 来越粗重。终于,我的嘴慢慢的移动到了俪萍的下体。 

  俪萍早已盼望着此刻的到来,她的双腿往两边叉开,阴毛黑而浓密,玉洞闪耀着亮晶晶的灯光反射证明早已 潮湿。我的舌头在她阴道的周围滑来滑去,就是不去触碰那潮湿的洞口。俪萍随着我的滑动,扭动着臀部,想将 玉洞凑向我的舌头,但是我每次都迅速的躲开了。 

  俪萍的喘息越来越急:“快点给我,快点给我!” 

  “给你什么?”我故意逗她。 

  “你这个坏蛋,我恨死你了!快点给……啊…啊……啊……!”我没等她说完,舌头一把覆盖在她的 阴唇上,上下快速的滑动几下,然后一把顶在了她凸起的阴蒂上。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俪萍的话还未说完,便已被呻吟所打断,那一声呻吟是如此快乐,如此满足,俪萍的臀部 高高的抬起,仿佛我舌尖顶在阴蒂的力量还不够,使劲的抬高着臀部以便让我的舌尖给予她最大的快感,我舌尖 顶了一会,滑入她的阴道,使劲的往里钻去。 

  “啊——!”俪萍的呻吟已变成一个长音,极度的刺激已经让她的呻吟嘶哑,等我再次滑上她的阴蒂时,俪 萍仿佛整个人失去了力气,一把摔在沙发上,快速而粗重的喘息着。 

  这一刻是她享受高潮的时刻,我没有再去刺激她,轻柔的在周边亲吻,等她的喘息慢慢平息下来,我的舌头 往她的菊花舔去。 

  “别,那里脏!” 

  我不顾她的喊声,舌尖已舔在肛门处,右手大拇指揉在了她的阴唇上,来回滑动。俪萍显然还想说什么,可 是下体的双重刺激让她哪里还能说话,刚刚平息的喘息又慢慢急促起来。 

  其实我对于口女人的肛门并不喜欢,毕竟那里是出恭的地方,我对自己的妻子也从来没有舔弄过那个地方, 但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女人心里充满了怜爱,或许与爱依旧无关,可是在性爱上,我是真的想让她 好好享受最激烈的高潮。 

  我的舌尖不停在肛门处转圈,钻弄,拇指揉在阴唇的力道也慢慢加重起来,不时的顶住阴蒂,俪萍的喘息已 经越来越快,仿佛已经转不过气来,她的口中已经语无伦次:“啊啊……我要死了!……啊……救命 啊……!”也许俪萍确实是饥渴的太久,离刚刚的高潮还没过去多久,高潮再次来临。此刻却是忽然整个身子 弓起,然后嘴里似乎憋着一口气,“啊——”的声音又长又缓,慢慢的从口中吐出,然后又一把摔在沙发上,大 力的呼吸着,仿佛缺了氧。 

  我弯身到她身上,看着她,俪萍双颊潮红,眼睛微张,眼神迷离,嘴巴快速的呼吸着,我微笑的看着这个还 在高潮中的女人,心里满足而快乐。此刻我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欲望发泄,看着俪萍高潮中的模样,心里感觉比自 己射精还满足。 

  又过了一会,俪萍终于慢慢清醒过来,伸手抚着我的脸,轻轻道:“你这个坏蛋,我被你弄的快喘不过气来 了!” 

  我嘿嘿笑着:“外面舒服了,里面是不是也想要啊?” 

  俪萍毫不做作,一点都不扭捏,点了点头:“是啊,快插进来干我!” 

  我跪坐在她的臀部旁边,分开她双腿,扶着阴茎一把顶入。 

  “啊!” 

  因为有过一次射精,其实我现在性欲并不是很强烈,我慢慢的插动着,看着俪萍随着我的抽插一上一下的晃 动,她的那两个奶子真的名副其实,让我见识了什么叫波涛汹涌。 

  很显然,由于两次高潮的洗礼,俪萍现在的敏感度也降下来了,呻吟喘息已经很轻微,我俯下身去,亲吻了 她一下:“刚刚舒服吗?” 

  “嗯!很舒服!真的很久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舒服就好!以后我会经常让你舒服的!” 

  俪萍看我一眼,认真的问:“真的吗?真的可以经常吗?” 

  我点点头:“为什么不可以呢?” 

  俪萍双腿轻轻夹住我的臀,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迎合着我:“别离开我好吗?至少这几年别离开我好吗?”俪 萍在我身下轻轻的说着。 

  俪萍的脸上满是期望的表情,怔怔的看着我,伴随着我的抽插,头部也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口中规律的哼出 一声呻吟,这一切看在眼中,我的心里莫名的像是被触动了某根弦。我知道,这依然和爱无关,可是此刻对着这 个被我压在身下的女人,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心疼。 

  俪萍看我没说话,又说:“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很孤单很寂寞,这段日子,我总是在床上很 晚才能睡着,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总是想着你,想着你陪在我身边该多好……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我只是想让你抽空陪陪我……”我没有等她说完,一把吻住她的嘴,同时下体开始加速用力,俪萍嘴巴被我吻 住,但是下身传来的快感让她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口中“嗯嗯”的呻吟,但是因为被我堵住嘴巴,听起来仿佛 在挣扎着。等我把嘴巴移开后,俪萍张开着嘴,大口的呼吸和喘息着。 

  我紧紧的抱着俪萍,恨不得把她揉入体内,每一次冲刺都很用力,我一边冲刺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我陪你 !接下去几年我都陪着你!这个暑假李欢不在,我每天都陪着你,好吗?” 

  俪萍潮红的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而下体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又让她不自禁的扬起了头,一边呻吟一边回答: “嗯!好……啊……那这个暑假…啊…我…啊…我就乖乖的…啊…做你的…嗯…好…啊…好 老婆!……为你洗衣做饭……晚上……晚上…就让你…这么啊…干我!……我要你……啊…天天 干我!”在她说话的时候,我没有停止我的冲刺,反而更加的用力,更加的迅速,所以俪萍也只能断断续续的说 话,这么一句话,却分了好久才完全说出口。 

  “我想怎么干你都行吗?” 

  “嗯…只要你喜欢…啊…随便你…怎么干我…啊…好舒服…我是你的…” 

  “那以后只要你在家里,不准你穿衣服,要光着身子!” 

  “嗯…我脱光…只给你看…啊!” 

  “说老实话,你的屁眼有没有给老大干过?” 

  “没有…啊…他想过…可是我怕疼…啊…再深一点…啊…快到了…啊…你想要…我给你… 啊…把第一次给你干…嗯啊…只给你干…” 

  我们嘴里说着一些胡言乱语,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当男女在性爱中达到高潮的时候,一些平时可能羞于出 口的言语在那时会说的很自然,非但不觉得肉麻,更像助燃剂一样,使性爱更加的激情澎湃。 

  虽然只是单一的抽插,可是我和俪萍的兴奋快感越来越强烈,喘息急促,我们默契的配合着,无论言语还是 动作,我抽插的腰部都酸了,可是依然不想停下。 

  “我还是要射在里面!”我的声音喘息如牛。 

  “嗯,射在里面…啊…以后每次都射在里面…给我…啊!”俪萍忽然一声长音,双腿犹如八爪鱼一 般紧紧的夹住我的臀部,而我此刻也是一泄如注,阴茎顶在最深处,精液喷发而出。 

  这次性爱时畅快而淋漓的,有着让相互都满足的前戏,然后一路冲刺,直到射精。 

  俩人浑身是汗,喘息不停,久久不能平息。 

  这两次性爱一过,我和俪萍之间所有的窗户纸都已捅破,再也没有任何隔阂、犹豫,当晚,我便在她家住了 下来,以后的每天,我除了简单的到家里换身衣服之外,都是与她同住。 

  最开始的两三天,我们几乎天天性爱,而俪萍的屁眼也就在第二天便毫不犹豫的给了我,尽管她疼的嘶哑咧 嘴,但是依然坚持到让我在肛门内射精,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干女人的屁眼,因为在妻子那,我也遭受过拒绝, 没成想,在俪萍这里,得到的如此轻而易举,这种感受与在阴道的感受完全不同,那种紧密,那种冲刺的快感, 让我没多久就射了精。 

  起先两天,倒也能天天做爱,但是毕竟岁数在那了,这两三天一过,腰酸背痛,想忍一忍再继续干,可是俪 萍却真的按照我们在那次性爱中的约定,只要我在她家,她便脱的一丝不挂的在屋内走来走去。于是,原本已经 很疲累的我,看到她那一身雪白丰满的肉体,那一双晃动着的奶子后,阴茎居然不由自主的勃起,大概操别人的 妻子这种念头总是给予自己一种格外的刺激感,然后毫不犹豫的,将俪萍扔到床上就干。但是过了两天,每每还 在她的阴道里驰骋,还没射精,阴茎已经疲软下去。 

  俪萍善解人意的说:“歇几天吧,这两天你很累了!” 

  “我也想休息两天的,但是看到你光溜溜的转悠,我就忍不住想干你!我起先也能勃起啊,但是可能这两天 太累了,又软下去了!” 

  “那我以后穿着衣服吧,不光身子了!” 

  “不行!我喜欢这么看着你!” 

  “那我光身子可以,你不能再这样了,身体要紧啊!” 

  “嗯好吧,我忍住!你不想要吗?” 

  “傻瓜!我当然想要你啊!但是这几天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又不是那种性欲真的很强的人!再说了,我们以 后的日子还长着。我还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吗?” 

  望着光溜溜的俪萍依偎在自己怀中,手掌轻轻的抚摸我的胸部,我一手搂着她肩,一手握住一个奶子揉捏着 ,这种拥有的感觉也确实很好。 

  接下去的日子里,我会好好照顾好俪萍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