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了不让爸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妈让我和爸乱伦
为了不让爸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妈让我和爸乱伦

去年,我妈被查出患上了卵巢癌,手术切去了卵巢。从那以后,她就没有办法再尽作为一个妻子的义务了。

  有一天,我和妈聊天,妈突然问我:「小娜,你还是不是处女?」我一愣,「妈,你怎么突然问人家这种问题!」妈说:「你别管我为什么问,你就告诉我,到底是还是不是?」我犹豫了一下,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告诉妈说:「不是啦?」妈长舒了一口气说:「噢,那我就放心了。」我一怔,「妈,你什么意思啊?」

  妈说:「小娜,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发现你爸和一个女人到宾馆开房。

  你也知道,妈自从做完手术,就没有办法和你爸做那事了。你爸今年才五十多岁,身体有没啥毛病,有那种需求也是正常。可是妈作为妻子又没有办法满足他的生理需求,所以他只能到外面找别的女人,妈也能理解。但问题是妈现在连工作都没有,身体还有病,要是你爸万一和外面的女人产生了感情,和我离婚,那妈真的是没有办法生活了。」我说:「妈,那你打算怎么办?」

  妈说:「这两天,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说:「妈,为了挽救你和爸的婚姻,我还有什么不能答应你的呢?」妈有些犹豫,憋了半天也没开口。

  我说:「妈,到底是什么办法,你倒是快说啊!」妈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妈寻思着实在不行,就用你的身体去满足一下你爸的需求……」我当时正在喝水,听了妈的话,差一点喷出来。「妈,你说什么呢!你让我去满足我爸,那不成乱伦了吗?」妈说:「小娜,妈也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是我又一想,反正你现在也不是处女了,让你爸搞一下也没有什么损失。况且你今年都快三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生理方面肯定也得不到满足。妈寻思着如果你和你爸圆了房,不但可以满足你爸的需求,也可以顺便解决一下你自己的生理需求,妈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听了妈的话,我简直无语了。「妈,你刚才问我是不是处女,原来就是为了这事,我真是服了你了!」妈说:「我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才想出这个馊主意。你要是也不肯帮妈,那妈可真的没有活路了。」说着,妈竟然流下了眼泪。

  我虽然无法接受和爸发生性关系,也不想看到妈难过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说:「妈,要不你再给我一天时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吧。」那天晚上,我心乱如麻,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妈问我:「昨天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说:「妈,我不是不想帮你,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你,爸也未必会同意啊?」妈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天底下没有一个父亲不喜欢自己女儿的,只要你主动一点,你爸肯定不会拒绝的。」看到妈如此坚决,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妈去了姥姥家,给我和爸提供了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晚上,我炒了四个菜——都是爸最爱吃的,还买了一瓶二锅头。我坐在沙发上,考虑着晚上要怎么和爸说才显得比较自然。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爸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吓得浑身一哆嗦。

  爸进了门,看见妈没在家,就问我:「你妈呢?」我说:「姥姥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妈回去照顾她了。」爸洗了手,坐到饭桌前,看了看桌上的饭菜说:「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全是我爱吃的菜,还有酒?」我说:「平时都是妈做饭,我想孝敬您也没有机会。今天妈不在家,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表现一下自己。」说着,我给爸倒了一杯酒。

  爸非常高兴,端起酒杯,叭哒一口菜,吱溜一口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一杯酒很快喝光了,我给爸又倒了一杯。爸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我说:「爸,今年我好不容易做这么多菜,你就再喝一杯吧。」说着,我给自己也倒了一点。「爸,我陪你一块喝。」爸说:「难得女儿这么孝顺,我就再喝一杯。」两杯酒下肚以后,爸开始有些醉眼迷离。

  我说:「爸,我去把热水器打开,吃完饭你去洗个热水澡。」吃完晚饭,爸去浴室洗澡,我到厨房收拾碗筷。收拾到一半,我说:「爸,你一个人洗澡不方便,我进去帮你搓搓背吧。」爸说:「别瞎说,那有女儿和爸一起洗澡的。」我说:「那有什么,人家日本女孩,好多都和父亲一起洗澡呢。」说着,我就脱掉了外套,只穿着背心和一条丁字内裤来到浴室门前。

  就在我打算推门进去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两条腿抖得厉害。我赶紧从饭桌上拿起剩下的半瓶二锅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借着酒劲,我一把推开了浴室的拉门,挤了进去。爸吓了一跳,赶紧用毛巾遮住关键部位。

  「小娜,我还以来你和我开玩笑呢,你怎么真进来了。」我说:「爸,你就别害羞了,反正我都已经进来了,你赶紧把身子转过去,我来帮你搓背。」爸没再说什么,但是他把毛巾系在了腰间。

  搓了一会,我说:「爸,浴室里太热了,我衣服都湿透了,我把衣服脱了吧。」说完,就把背心和内裤都掉了。

  脱完衣服,我说:「爸,我都把衣服脱光了,你还系条毛巾干啥,我给您拿掉吧!」「小娜,别瞎弄!」不等爸说完,我就把爸系在腰间的毛巾给撕掉了。

  由于浴室的空间非常狭小,我和爸的身体挨得很近,我的小腹几乎贴在了爸的屁股上,随着身体的移动,我的阴毛不停地在爸的屁股上擦来擦去。这时,我看到爸的鸡巴变硬了,肿涨的龟头从包皮里露了出来。

  我帮爸搓完背,也让爸帮我搓。我转过身去,弯下腰,把手撑在浴缸上。我故意把腿叉得很开,爸只要低下头,就能看到两腿间暴露出来的阴户。我回头看了一眼,爸果然低着头往我屁股下面看。爸发现我在看他,赶紧把头扭到一边,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帮我搓背。但是爸的身体和我挨得很近,翘起的阴茎总是碰到我的屁股上,有时还会把一些粘丝丝的液体蹭在上面。

  搓完背,爸说:「剩下的你自己洗吧。」说完,爸就离开的浴室。我知道,如果再洗下去,爸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洗完澡,我赤裸着身体走出浴室。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回到卧室,换了一件睡衣,但里面没有穿内衣。那件睡衣很薄,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两颗红润的乳头和下面那块黑色的三角形区域。当我穿着这身睡衣出现在爸眼前的时候,我看到爸的眼睛里闪烁着欲望的光芒。

  我坐到爸的身边,陪爸一起看电视。但是爸的注意力根本不集中,他不停地用眼睛的余光扫射我的身体。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对爸说:「今天妈不在家,我有点事想问问你。」爸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说:「自从妈做完手术,就没有办法和你做那事了,你就不想女人吗。」爸说:「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说:「爸,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爸说:「别瞎猜,我怎么会作那种事呢!」我说:「爸,你别骗我,前些天我亲眼看见你和一个女人到宾馆开房。」爸脸一红,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说:「爸,我知道你这样做有你的苦中,我能理解。可是我不想你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因为那样会破坏你和妈的婚姻。如果你的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你可以和我说。爸,如果你不嫌弃我,我愿意满足你!」爸惊讶地看着我。「小娜,你说什么呢!我是你爸,我怎么能让你来满足我呢!那不成了……」我说:「有什么不可以。反正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就算把身子给了爸,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这样即可以满足爸的生理需求,又不会破坏你和妈的婚姻。只要我们严守这个秘密,不让外人知道,又有什么不好呢?」爸沉默了。

  我说:「爸,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想占有我,你只是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既然这样,那就让女儿来给你勇气吧!」说完,我就骑到了爸的腿上。

  由于我没有穿内裤,当我骑到爸的腿上的时候,我的阴唇就直接贴在了爸的腿上。我抓起爸的手,把它放到胸前。我一边和爸接吻,一边让他用手揉捏我的乳房。我把舌头伸到爸的嘴里,舌头上还带着我的口水。我的舌头和爸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把两个人的口水搅拌到了一起。我扭动着身体,让我的阴唇在爸的腿上不停地摩擦。没过多一会,我的阴道就湿润了,好多淫水都蹭到了爸的腿上。

  肉体的相互摩擦,再加上酒精的麻醉,爸的理智终于彻底崩溃了。他一把把我按倒在沙发上,用力地揉搓我的乳房,还把我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力地吮吸。在爸的爱抚下,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乳头也变硬了。

  爸把我从沙发上抱起来,扔到卧室的床上,继续亲吻抚摸我的身体。新了一会,他把我的大腿向两边分开,我的隐私部位就像一件商品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爸的眼前。我羞愧难当,赶紧把眼睛闭上,不敢再看。然而就在这时,爸竟然把头埋在我的大腿根部,用舌头舔我的阴唇。我感觉自己就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爸,别舔了,我……我受不了了。」这时,爸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看到爸正在脱衣服。当他脱掉内裤的时候,我看到爸的阴茎青筋暴突,龟头涨得发紫。想到爸就要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身体,我突然害怕了,退缩了。我一下从床上跳起来,转身想往外跑。可是爸一下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又按回到床上。

  「爸,你放开我吧,我不想干了。」

  可此时的父亲早已精虫上脑,彻底丧失了理性。他用力分开我的大腿,用他那涨得发紫的龟头,顶住了我的阴户。

  「爸,求求你了,别……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爸的阴茎就已经刺进了我的身体。在爸进入我身体的一刹那,一股强烈的快感从我的大腿根部暴发出来,像闪电一样迅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刚才我还在因为和爸乱伦而感到万分恐惧,可是当爸的阴茎真的插进我的阴道的时候,强烈的生理快感一下就冲昏了我的头脑。什么伦理道德、什么礼仪廉耻,全都被我抛到了脑后。此时的我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强烈的性欲已经让我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

  爸的阴茎在我的阴道中不停地抽送,强烈的快感就像潮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

  我拼命地怂动着屁股,迎合着爸的抽送。就在生理的快感达到顶峰的时候,爸的身体突然疆住了,紧接着爸的阴茎在我的阴道中一阵剧烈的抽搐,一股灼热的液体射进了我的子宫……第二天早晨,爸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胳膊肘正好杵在我的乳房上。

  「秀芳啊,现在几点了?」爸叫着妈的名字问道。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睡在他身边的女人竟然是我,爸吓了一跳,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娜,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

  我说:「爸,昨天晚上你喝多了,然后我们俩个人就……」爸掀开被子,看到我们两个人全都一丝不挂,床单上还有一滩污渍,爸就明白了……「小娜,我……对不起!」

  我说:「爸,你不用自责,我这么做都是自愿的。」说完,我下了床。离开房间的时候,我对爸说:「爸,以后别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了,那样会破坏你和妈的婚姻。你要是有需求的话,可以和我说。」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叉开双腿,看到阴唇上还残留着爸的精液。昨天晚上和爸性交的时候,强烈的生理快感冲昏了我的头脑,现在冷静下来,想到自己竟然和爸发生了肉体关系,突然感到心如刀绞一样难受,眼泪就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

  晚上,我下班回到家,看到妈正在厨房洗床单。床单上有一滩污渍,那是昨天晚上我和爸性交的时候流出的淫水和爸的精液。那滩污渍好大一片,我都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究竟流了多少淫水。

  从那天开始,妈每个周末都会去姥姥家。

  字节数:8990

  【完】